朱爭平
  上海是中國最早開闢跑馬場的城市。曾被時人稱之為“殖民主義權力的象徵,上海市民百姓眼淚結晶”的跑馬場,早在一個甲子前就已歇業。馬年新春之際,重溫這段在近代上海延續了整整百年的跑馬場歷史,有助於人們全面瞭解上海的昨天。
  1850年前後,英國僑民霍格、吉勃等5人組織跑馬總會,在現南京東路、河南中路交界,以每畝不足10兩銀子的價格“永租”土地81年,開闢了近代中國第一個跑馬場。這距上海開埠不到10年。當時跑馬場跑道直徑不到800米,騎手經常把馬騎到外面的泥石路上,時人把這些路稱作馬路。這便是後人稱城市街道為馬路的緣由。這個跑馬場1851年開始娛樂性賽馬,前後共賽了7次。因地價飛漲,跑馬總會於1854年將第一跑馬場的土地高價賣出,又從浙江中路南京路兩側圈地170畝建造了第二個跑馬場。第二跑馬場僅使用到1861年前後又被高價出售。翌年,跑馬總會在英國駐滬領事的支持下又圈占今上海人民公園、人民廣場一帶400多畝土地闢築第三個跑馬場,時人稱“上海跑馬廳”。跑馬廳除跑道外,還建有歐式風格的跑馬總會大樓、看臺、鐘樓和上海地區第一個游泳池,堪稱遠東第一。
  跑馬總會成員均為洋人,年滿21歲的任何國籍外國人均可申請入會,只有華人除外。1863年至1919年,跑馬廳每年春秋兩季舉行跑馬博彩大賽,1920年後賽事增加。賽馬之日,各領事衙門、銀行商賈或半日或全日停止辦公和營業,海關也於午時閉關,租界達馬場之各路人滿為患。1909年起,中國人被允許購票進跑馬廳博彩,賭博的名目因此日益繁多。西人巧取豪奪,聚斂搜刮中國市民百姓的錢財,牟取驚人暴利。當時跑馬廳年佣金收入1000萬銀元上下,而當地大銀行的資本在200萬銀元以上的也是鳳毛麟角。
  “獨贏”、“連位”、“搖彩”等眾多的博彩名目和暗箱操作,使絕大多數賭馬市民百姓血本無歸。當時上海因賭馬傾家蕩產、跳黃浦、喝毒藥的慘劇時有發生。一個名叫閻瑞生的職員因賭馬輸錢,便殺死一名富裕妓女,搶得金銀首飾逃走,後被捕處死。這一事件被編成京戲、文明戲和各種地方戲、拍成故事片,成為賭馬害人的血證。
  1909年,江南富賈葉貽銓因忍受不了洋人的侮辱,決心在華界建造中國人自己的跑馬場。他在今武川路、武東路處以高價從農民手中徵得1200畝土地,仿照“上海跑馬廳”的式樣,建起了江灣跑馬場,又稱“萬國體育會”。為使參加賽馬游客有賞景休憩的場所,他又在馬場東北面徵地建造了一座以假山湖泊瀑布取勝的花園,即葉家花園。江灣跑馬場1911年5月開業後,不但吸引了眾多富商巨賈,就連一些原在“上海跑馬廳”豪賭的外國人,也改換門庭來這裡參賽。江灣跑馬場每年交納政府庫稅高達百萬元,並認捐平民教育款項。1924年,上海一批幫會頭目在今雙陽路、長陽路一帶建起了引翔鄉跑馬場,同泰錢莊的老闆譚竹馨為第一任董事長,後由杜月笙接任。時人稱該跑馬場為上海第五跑馬場。
  賽馬博彩也使得騎術學校、馬房、馬妝專賣店、馬匹租賃、馬廄等以馬為主題的服務性行業盛極一時。當去騎術學校在外僑圈成為時尚後,有錢的華人男女便開始效仿這種貴族運動。到西郊騎馬娛樂社交成為時尚,虹橋路上一度出現了浩浩蕩盪的華洋雜處的騎馬者隊伍。
  賽馬也成為老上海報刊宣傳的重要內容,當時上海最有影響的《申報》在創刊號上刊登的第一則新聞就是《馳馬角勝》,第一篇文藝作品竟也是《觀西人鬥馳馬歌》。
  賽馬這一怡情悅性的運動,在近代上海特殊的歷史背景下被扭曲了。跑馬廳由開始的休閑娛樂逐漸演變為賭博銷金的魔窟、歧視華人的場所、殖民主義權力的象徵、帝國主義炫耀武力的地方。上海解放後,人民政府收回了跑馬廳。1951年9月,“上海跑馬廳”改建成人民公園和人民廣場,跑馬總會大樓改為上海圖書館。江灣跑馬場建國後新建起了一批工廠學校,葉家花園由葉貽銓慷慨捐出,為上海市第一肺科醫院。引翔鄉跑馬場蓋起了幸福公寓,成為市民居住區。
  老上海的跑馬場,是近代上海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畸形發展的產物。這頁歷史雖然早已翻過,但它給上海這座城市所留下的榮辱滄桑我們不該忘卻。  (原標題:老上海的跑馬場)
創作者介紹

地板打臘

to75tohr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